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报告 > 正文
学术报告

“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信息结构”第二次讨论会预告及讲座(二)报道

  更新时间:2014-05-20 13:25:09  【打印此页】  【关闭

“校内111”之“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信息结构”第二次讨论会将于521日(周三)上午10:0012:30在文华楼1446举行,主题为:学术研究国际化视野香港城市大学中文、翻译及语言学系Matthias Gerner(马嘉思)教授同时也还会讨论语言中罕见特征研究(Rarissima Research)(3)讨论与讲座(二)相关问题。欢迎大家参加讨论!

519日下午,Matthias Gerner(马嘉思)教授(“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信息结构”学术委员)做了题为The Structure of Focus(《焦点结构》)的学术报告。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各系所以及北师大等高校的老师和学生参加了此次学术报告。受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学院院长阿不都热西提•亚库甫教授的委托,讲座由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与古籍研究所胡素华教授主持和王蓓副教授一起对报告要点进行了翻译与解释。

图片关键词

 

 

 

 

 

 

 

 

 

 

 

Gerner教授讲到,每个句子都有一个焦点结构,焦点是强调的部分,其他部分是焦点的布景,一般情况下,一个句子仅有一个焦点,只有在非常特定的语景里才可能有两个焦点。接下来他从语言类型学角度对焦点的形态句法、语义和历时三个特征进行了分析。在形态句法方面,Gerner教授举例分析了英语、汉语、彝语诺苏话(Nuosu)的例子,阐释了焦点是如何通过韵律(语音手段)、助词(形态手段)和外置短语(句法手段)来实现编码。在语义方面,Gerner教授结合实例比较分析了名词短语作为焦点在句子中区分对比焦点(contrastive focus)和信息焦点(information focus)的情况、焦点助词中的焦点(focus)和辖域scope)不同之处、对比焦点中两个分句之间的蕴涵(entailment)关系和预设(presupposition)关系。在焦点助词的历时演变方面,Gerner教授以彝语阿哲话(Azhee)和永仁罗罗话(Lolo)为例,证明排除式焦点助词来源于有差格标记[(Differential) case markers]

在做报告的过程中,Gerner教授和老师和同学互动;报告结束后,Gerner教授也解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整个报告观点鲜明、语料详实,再加上Gerner教授的耐心讲解、旁征博引,让大家对焦点结构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博士研究生周廷升 供稿

学术交流

联系方式


行政办公室电话:68933607
邮箱:icmlc@muc.edu.cn
地址: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
邮编:100081